About us English Contact us
最新消息
  首页 >>最新消息

赵月枝:从重庆卫视的改革看社会主义媒体的公共性和文化自主性

发布者: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发布时间:2011-12-22 16:06:27    阅读:306

IC记者方紫嫣报道 媒体去商业化就是“倒退”吗?不是BBC就不是公共电视吗?如何理解重庆卫视重构共产党喉舌公共性的尝试?12月20日上午,加拿大西门菲莎大学传播学院副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讲座教授,加拿大国家特聘教授赵月枝走进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为我院师生带来了一场题为“构建社会主义媒体的公共性和文化自主性? 重庆卫视改革引发的思考”的精彩讲座。


赵月枝教授在讲座中

  赵月枝教授首先向大家介绍了自己选择另眼看重庆这一话题作为研究主题的理论背景,她用时间的顺序梳理了批判传播理论与传播实践的发展历程,从2009年之前介绍“传播政治经济学”基础,到2009年呼吁传播研究新的思想解放, 提出5个“R”,再到2010年提出“‘向东看,往南走’:开拓后危机时代传播研究新视野”,最后到了2011年,以 “窃听门”为标志的西方新闻业的危机深化以及在国内出现的以重庆卫视去商业化改革为先河的中国新闻体制改革新探索,让她开始呼唤新的思想解放。

  赵教授阐述到,马克思才是更实在的现实主义者,2008年的危机再次证明资本主义模式无法解决其结构性的矛盾,更重要的是,当下的危机不仅仅是经济层面的,而且是生态和文化层面的,生态事关人与自然的关系,而文化事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作为在传播学研究领域颇有影响力的华人学者,赵月枝教授深感自己和所有华人学者身上所担负的责任。她说:“由于传播问题和中国问题是信息资本主义和网络社会时代讨论全球化危机和探索出路的两个关键,坐拥人类唯一持续文明的华人学者有担当起世界历史责任的义务与条件。”而她也指出,当下中国传播研究的西方中心主义倾向、精英民主政治诉求、现代化理论框架和新自由主义“政治无意识”也令它难以在理论创新方面有所作为。

  随后,赵月枝教授向大家介绍了由她提出的5个理论新面向,即five“R”s。她提出,要重新发现乌托邦,构建“中国传播理想图景”,而这种乌托邦,特别指向一种在全球反殖与反资运动中所形成的对一种超越资本主义社会关系的理想社会的可能性期待。而在中国,这种寻找的关键则在于从“主权的中国”迈向“主体的中国”,而这个主体则应该是普通的公众,而不是精英阶层。而第二个R则是,重新根植于历史,赵月枝教授指出,有必要全面检视中国革命和中国国家、中国新闻制度形成的历史,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待重庆卫视的改革问题。第三点是要重新嵌入社会,赵教授敏锐地指出“重庆的改革虽然自上而下,但是否有相对于极端市场化的“反向运动”的含义? 而唱红歌运动本身,是否也具有着相应的下层社会基础呢?”第四个R是重新定义主体,即要重视对劳工和农民作为社会传播主体的研究。最后一个R是重新关注意义和社区,即通过传播学术重新思想解放,走传播政治经济研究与文化研究相结合的批判研究的道路。

  赵月枝教授提出的这5个理论的新面向对于如何看待当下西方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复兴尝试有着启发性的意义,它超越了西方中心主义偏颇,对“不是BBC就不是公共电视”的说法保持着警惕。由于时间的关系,赵教授无法对于重庆卫视的具体案例做出详细的介绍,但她在讲座中向听众们提供了不少查阅相关文献阅读的途径,也对于听众给予不同意见的交锋表示了欢迎。

  在接下来的提问环节中,新闻与传播学院的纪莉老师对于赵月枝教授提到的关于西方的中心主义的议题表示了浓烈的兴趣,而参加讲座的一位同学也勇敢地提出了与赵月枝教授相左的观点,她认为市场经济并不是乌托邦难以实现,而唱红歌也并不具备 “群社”意义。赵教授首先对这名同学勇敢地提出自己的观点表示了赞赏,还幽默的说自己的观点才是被边缘,但随后也做出了自己的解释。她指出,如果没有当年的理想我们就不能成功,当年没有共产党的理想主义,也就没有我们今天坐在这里。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创始人之一的樊凡教授热情地回应了赵教授的演讲,他说自己举双手赞成赵老师的理论框架和现实视野,并称这次演讲化解了他自己心中的一些学术疑惑。

  赵月枝教授激情澎湃的讲座吸引了众多师生来到讲座现场,报告厅门内门外都站满了慕名而来的听众,讲座结束后还有众多听众拿着赵月枝教授的书请她亲自签名留念。

  链接讲座PPT下载

 
赵月枝教授讲座现场

电话传真:86-27-6875.4227;Email:media.whu@gmail.com
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