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English Contact us
IC团队
  首页>>IC团队>>团队博客
跨文化传播学术网开通,留下截屏,以备历史 »

跨文化旅行中的感悟:多重视野中的美国媒体

   这是一篇完成于2010年3月份的文章,当时应一份杂志之约写了写我在美国的跨文化之旅,主要聚焦对于美国各类媒体的感性之见,后来,这篇文章并未在杂志上发表。现在,我们拥有了自己的网络传播平台,所以,特别把这篇稿子首发在我们自己的网站上,供大家参考!大家鼓个掌吧:))

   多重视野中的美国媒体

    对很多中国新闻记者、管理者和研究者而言,亲身体验和观察美国新闻传播业是心底的强烈 “憧憬”,因为,美国媒介的发展历史、新闻理念、媒介文化、商业模式都是中国业者紧密追踪的对象,也成为中国媒介改革的参照模式。

不过,伴随对美国新闻传播业的高度关注,中国国内对美国模式的激烈争论也从来没有停止过。相信论者推崇美国新闻自由和新闻专业主义理念,认为,只有美国商业模式主导下的新闻传播业态才能实现新闻业作为“第四权力”的环境监测和舆论监督功能;怀疑论者则批判浸染于高度商业化中的美国媒介生态,讽刺诽谤性丑闻、煽情性新闻甚至是假新闻涌现的美国新闻传播业,质疑极端的商业化运作如何能实现美国新闻业鼓吹的新闻理想。

如此矛盾的思想对撞,使得我一直好奇,美国媒体究竟是怎样的新闻媒体?为什么人们对它的态度如此迥异?20077月,我获得了美国费曼项目的研究资助,踏上了赴美进行访问和研究之路。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我每日既沉浸于美国媒介营造的拟态环境中,又得以抽身体验美国人的日常生活,这种独特的经历让我有机会从新的角度反思美国媒体。

一、 社区媒介:最贴近美国人生活的媒介需求

“社区媒介”(Communicty Media)是我在美国生活时听得最多的媒介形态表达,在美国,它是指被社区创建并控制的任何形态的媒介,这里的社区不仅指地理学意义的社区,也包括基于身份或兴趣的社区(如,同性恋或读书社区等)。社区媒介独立于私人(商业)媒介、国家媒体或公共广播电视机构,它被越来越多地认为是充满活力和民主的媒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我对所生活的城市里的媒介进行调研时,他们无一例外地宣称自己是为社区服务的社区媒介,他们以此为荣,而且以此作为自身经营和管理的出发点。

我从事科研的大学是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伯纳-香槟分校(UIUC,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我所居住的城市(准确的说,是由两个镇,即UrbanaChampaign,集合而成的城市)是围绕大学而运转的大学城,虽距芝加哥仅约3小时车程,但整座城市单纯、宁静,还略带保守的气息,以宗教信仰为例,据称,这座常住人口保持在10万左右的小城居然拥有100所左右的教堂(包括各种宗教活动的场所),人们对内心道德和行为方式的约束可见一斑。不过,这座沉静的城市却拥有令人吃惊的媒介生态,我想这与大学里独特而丰富的新闻传播资源是密不可分的。

UIUC成立于1867年,是美国最知名的公立研究性大学之一,其在2009年世界大学的学术排名中位列第25位,在2010年美国公立大学排名中位列前10。对我而言,这所大学的魅力在于其拥有全世界著名的新闻传播研究机构和学者。1947年,威尔伯·施拉姆(Wilbur Schramm)在此创建了传播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Communication Research),作为美国第一所成建制的传播学博士教育机构,它成为通过跨学科进行传播学研究项目的领导者和典范,因而也被称为传播学的摇篮;1956年,施拉姆和他的同事们完成并发表《报刊的四种理论》(Four Theories of the Press),此书至今还是全世界新闻学院学生的必读书目之一。目前,该校传媒学院(College of Media)还拥有两位获得过普利策新闻奖的新闻学教授(Leon Dash & Brant Houston)。此外,UIUC还是世界闻名的传播政治经济学(Political Economy of Communication)学术发源地和大本营。1948年,达拉斯·斯麦兹(Dallas W. Smythe)开设了美国乃至世界第一门“传播政治经济学”课程(不过,囿于当时严峻的冷战气氛,课名最初定为“传播经济学”);1963年,赫伯特·席勒(Herbert Schiller)接替了斯麦兹的教职,并随后发表了批判美国媒介制度的专著《大众传播与美帝国》(Mass Communication and American Empire)。目前,世界最著名的传播政治经济学学者丹·席勒(Dan Schiller,他的著作《信息拜物教》等书已被翻译成中文)和罗伯特·麦克切斯尼(Robert W. McChesney,他的著作《富媒体 穷民主》等书已被翻译成中文)都还在这座学校任教。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优良的新闻传播学学术传统,这座小城呈现出的丰富媒介形态令人印象深刻。小城除拥有城市日报《新闻公报》(The News-Gazette)外,还拥有很多在街头报箱随时取阅的免费报纸,这些免费报纸主要提供文化、生活、教育类的资讯。小城还有一个公立的广播-电视机构“威尔”( WILL),提供中波、调频的广播节目信号,也生成地方电视节目,其中,园艺节目是他们最受本地观众欢迎的原创节目。自2002年起,麦克切斯尼教授也在WILL中波制作播出了一档谈话类节目《媒介事件》(Media Matters),讨论媒介与美国政治间的关系,并回答听众的问题,这些节目内容均可以通过网络在线收听。不过,晚上夜深人静时,当你打开收音机,你会听到除WILL外很多不同的广播节目,这些节目有的谈音乐、有的谈宗教、有的谈文学,风格和内容各不相同。我曾询问过当地朋友,为什么一个小城市居然拥有这么多不同的广播节目?他们回答,这是为了满足不同社区的需要。

《新闻公报》的街头报箱

WILL公共广播电视台大堂

“社区媒介”所推崇的社区服务功能确实满足了地方受众的地方性、群体性的内在需求,但它同时也带来了另外的问题,即,窄化了人们的视野和对世界的整体认知。很多美国人的日常信息接受高度依赖社区媒介,这使得他们对美国之外、甚至是社区之外的世界知之甚少。2008年,当西藏事件、奥运火炬传递受阻事件频频传来时,我们发现很少有当地美国人了解、甚至感兴趣中国系列事件的原委和引发争论的原因。当我们面对面地向他们进行介绍和解释时,他们通常会吃惊的表示:“噢,原来是这样啊!我们都没有听说过。”这与中国人对国际事物的热情大相径庭。

二、 媒介融合:美国新闻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伴随传播全球化和数字新技术应用的共同推动,媒介融合成为各国媒介发展的必然趋势从西方研究文献看,媒体融合(Media Convergence)这一学术概念最早出现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理工大学传播学者浦尔教授( Ithiel de Sola Pool1984)的《自由的技术》中,该书描述了媒介融合的模型,指出它更多集中于电视、报刊等传统媒介的融合,认为媒体融合就是各种媒介呈现出多功能一体化的趋势,最终,电子技术将所有传播方式都融汇进一个庞大的数字化系统中。浦尔描述的数字化传播系统随着网络技术的迅速发展被广泛应用于西方媒介,对于媒介融合的应用和研究从技术层面扩张到了产业、文化和社会的转变中。霍华德·莱茵戈德(Howard Rheingold2002)提出,技术融合的可能性使虚拟的、社会的和自然的世界中各种碰撞、融合和调整所产生的社会层面影响发生了转变,融合过程就意味着新旧媒体会以比之前预计的复杂得多的方式互动融合。这种互动令新闻融合呈现出四个维度的变化:整合生产,多重技能的专业人员,多重平台的传输,以及活跃的受众David DomingoRamón Salaverría2006美国新闻传播业在媒介融合趋势下的整体转型一方面引导了这些理论的实证研究,另一方面也凸显了行业发展趋势,成为各国媒介转型的重要参考。

20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各类传统媒体就开始进行网络转型。1995 年,美国 ABC 公司首先利用网络进行全球播音,到1998 年底,美国大多数广播电视就完成了网络化转型。报纸方面,截至2002 年年中,美国上网的报已达 4000多家。媒介融合下的全行业转型是美国新闻传播业发展的当下生态,它直接导致媒介对生产系统、编辑部组织、新闻记者多重技能,以及经营战略等全方位的资源重组和专业化再造。其中,美国有线电视网(CNN)的媒介融合转型就令我印象深刻,特别是CNN与网民间的深入互动正在成为它发展的新兴动力,“CNN我报道”(CNNiReport)就是其中正在兴起的新闻品牌,在美一年中,但凡我收看CNN,几乎都有来自网民的电视新闻报道,这些报道的来源均为“CNN我报道”。

CNN我报道”是网民参与CNN新闻报道的在线新闻播报平台,它鼓励网民将自己制作的视频新闻上传到指定站点www.ireport.com ,网站承诺不编辑、不审查、不屏蔽(not edited, fact-checked or screened)上传视频,作品一旦被CNN选中,将在电视频道中编辑播出,并在网站上标识“CNN我报道”字样(如下图):

上图是201044日关于墨西哥和美国发生地震后的“CNN我报道页面,右图是CNN电视报道中最新采用的网民报道内容。由于墨西哥境内靠近美国边境的南下加利福尼亚地区发生7.2级大地震后,美国南部大城市洛杉矶与圣迭戈市内的震感十分明显,因此,“CNN我报道鼓励网民分享他们在地震中的所见所闻,提示网民在报道中要阐明细节和自己的电话号码,便于CNN制作者与之联系,并提醒网民注意报道安全。

CNN我报道”是针对13岁以上网民的“用户生产”(user-generated)平台,它希望网民报道身边最有意义的故事,或者,报道自己认为足以成为头条的事件,对这些网民报道的新闻事件,CNN只给出三个基本标准:       

1、是网民自己的(its yours):网民报道的内容应该是自己的语言、图像,或者其他网民有权使用的内容;

2、是真实的(its true):网民报道的内容应该是真实的事件或观点,而不是网民编造的新闻;

3、是新鲜和有趣的(its new and interesting):最好的作品要告诉人们一些新事件或者能引发一场新的讨论。

截至本文发稿,CNN我报道”已有440,299篇网民制作的电视新闻报道作品,其中25,493篇被CNN电视报道采用,虽然仅占网民报道总量的6%,但这却是CNN电视报道发展的一个标志性的变化,也对其他传统媒体具有启示作用。CNN之后,其他电视媒体也都推出了类似的网民报道形态,如:美国广播公司(ABC)推出的“我拍到了”( i-CAUGHT);福克斯电视网(Fox)的“你报道”( Ureport)等。

CNN的发展中,我们看到,新技术催生下的媒介融合强化了专业媒体和业余新闻生产者之见的互动和分享过程。它一方面使得传统媒体正在学习如何加快媒介内容通过传送渠道流动的速度,从而不断扩展和深化其报道的来源,强化受众的选择的自主权,媒体也可进而扩大市场;另一方面,从网民的角度看,他们正在学习怎样使用不同的媒介技术来使媒体的流动更多地处于他们的掌控之下,并且与其他使用者互动。

除上述所谈到的社区媒介和美国传媒业的媒介融合发展外,美国新闻传播业还呈现出两个新动向:基于搜索引擎技术的聚合类网站正在成为美国人最主要的新闻阅读渠道;公民新闻正在成为美国人重塑信息传播秩序的重要手段。

1、基于搜索引擎技术的聚合类网站正在成为美国人最主要的新闻阅读渠道

21世纪以来,基于搜索引擎技术的聚合类网站,如雅虎Yahoo、谷歌Goolge,在美国人阅读新闻的过程中正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20056月,在世界著名的国际市场调研公司AC尼尔森(ACNielsen)列出的美国最大的20个新闻网站中,雅虎新闻名列第一(用户2490万人)、谷歌新闻名列第十三位(用户720万人)。2009年,相关用户数量和排序就出现了明显的变化,雅虎新闻持续名列第一(用户4081万人)、谷歌新闻上升为第六位(用户1473万人)。这表明,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已经将搜索引擎检索、排序和整合后的新闻产品视为最主要的新闻信息来源,这与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在中国网民阅读新闻中的重要性不太一样。在美国时,我曾关注过身边美国人的网络阅读习惯,发现大部分人都将雅虎视为他们的默认主页,这足以显示雅虎在美国人网络接触习惯中的重要位置。

2、公民新闻正在成为美国人重塑信息传播秩序的重要手段

总的来看,美国是一个价值多元、言论开放的社会。但在大众传播格局下,由于没有自己的媒介渠道,普通人、弱势群体(老人、残疾人、少数民族等)、异见人士(反对政府、财团或主流价值观的人)的观点也无法得以呈现和传播。不过,数字新媒体技术给了他们新的空间和传播权力。以较为著名的“抵制大媒介联盟”(The Stopbigmedia.com Coalition)为例,它是一群志趣相投的网民为抵制大媒介集团对传播业的控制而发起的民间网站,这个网站的目的就是不断揭露、批判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通过制定法规等手段允许巨型媒介集团借由兼并等市场手段不断扩张,从而形成了对美国传播体系的实质性垄断。网站的发起者们相信:“一个自由和充满活力的媒介体系应该包含多种多样的、充满矛盾的声音,这才是美国民主的生机之源。”这个网站完全是靠网民参与和捐赠支撑下来的,它完全没有任何集团或政治党派的基金支持。在美国,还有一些类似“抵制大媒介联盟”的网站,虽然在数量上,这些网站占有的市场份额远远低于商业网站,但它们已经成为美国民众抵制现有新闻传播秩序的重要渠道。据我在美国的观察,这些网站之间已经形成自己的联盟,它们通常会采用召开年度会议、集体抵制法案等多种方式将有志于此的网民们汇聚在一起,发表心声、主张权力并形成行动。

从美国新闻传播业的发展现状看,美国新闻业的内涵已经得到极大的丰富,数字新媒体技术已经导致媒介融合格局的形成:新闻网站正在进行全面的新技术转型;商业门户网站和聚合类网站在新闻传播中角色得到极大的提升;公民新闻则在新技术环境下越来越多地参与和渗透到社会发展过程中。当前,美国传媒业发展中并没有统一的模式、一致的价值观或同一的传播形态,传播格局也正在面临多重力量的角逐,不过,多重形式的媒介表达已带领人们走向了数字新兴(Digital Renaissance)时代,带来了一系列社会、政治、经济和法律的辩论,由此产生的抗衡力量和文化张力会让美国社会更加具有言论的活力和意见的表达市场。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电话传真:86-27-6875.4227;Email:media.whu@gmail.com
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2010 版权所有